长江日报户外联盟第一届滑雪节纪实

2014-01-14 09:16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1月14日的长江日报12版以整版的篇幅,介绍该报户外运动联盟第一届滑雪节活动的情况,作为有幸成为特邀嘉宾参加的我略作整理,权作纪实与大家分享。


包括鄙人在内的语文老师在辅导学生写日记作文时,都会再三强调:不要写成流水账,然而,这篇“纪实”却不得不犯个“低级错误”——就用流水账的形式一一道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了。

1月9日中午12点多钟,酒足饭饱的我刚刚沉入午睡的梦乡,手机铃声就很不懂事地搅了我的梦境:“你好”——完全是礼节性的应付——“朱老师,你作为长江日报的特约嘉宾参加明天由报社组织的在河南南阳举办的第一届滑雪节”。
颇有名气的长江日报记者佘晖(龙舌兰)如实道来,就像唐朝的“节度使”“假传圣旨”——是不是词不达意啊,凑合了。
睡眼惺忪的我瞌睡善解人意地退避三舍。

1月10日着实是个让人喜出望外的日子,一大早,在“长江日报武汉晚报今天头版头条刊登了我的‘大作’——15年前的” http://bbs.cjn.cn/read-htm-tid-14044835-fpage-2.htm拙作“荣登”本网
后,我随即前往约定好的集合地点——坐落于汉口同济医院斜对面的中御公馆。
在这里久违长了赫赫有名的长江日报摄影部主任田飞和傅克强先生,老朋友和我一样“同船共度”,当然,“五百年难修”的还有来自圈内圈外的新友旧朋。
10点整,身穿红色外套,尤其是背后那“长江日报户外联盟.”几个特别醒目字的佘晖吆喝八方来宾定格留念,滑雪节的帷幕由此拉开。

10点10分,两辆各四十座的灵秀湖北的旅游大巴,正式进入为我等效劳的状态。
沿“解放”(解放大道)、穿三环、过黄陂、绕汉十、别荆楚、抵中原、臻南阳。
请允许我用学生们叙述的方法对一路上扑入眼帘的耳闻目睹稍作概括:车内,甭提有多么的热闹非凡,这些(鉴于自己在二号车上,只能“素描”这辆车上的动态)女士们、先生们,特别是那位65岁的“老树昏鸦”,当然还有年轻的同志,个个犹如过六一的孩子,因为这次活动是由长江日报组织的。
“大象”无疑是最佳导演,虽然他的面部表情没有影帝、影后那样具有表演的丰富多彩,但绝对是一流水准,尤其是他让每一个人都“说说自己的癖好像挖鼻孔、闻臭脚丫和不洗脚就睡觉等癖好”的“馊点子”就出得别出心裁让人捧腹。
当然,在这种味碟似的“冷盘”端到面前的同时,更有那些让人肃然起敬的奇闻轶事,像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地大师生,像身临其境前往南极进行考察采访的长江日报体育部、摄影部记者,像带领志愿者亲赴汶川地震前线救死扶伤的“大象”和李钢,像在西藏深处濒临绝境又绝地后生、化险为夷的“老树昏鸦”等等。
还有三湘的美女导游(排名不分先后)、还有我叫了多次都没有把对方给认准的“刀刀”先生、还有小帅哥“生姜”、还有围棋教练、还有远足的“探路者”们、还有讲浙江话的“二师兄”、还有独家代理的房车“大亨”、还有中草药群的“杏林之士”跋涉者……
途中,不太透彻的天空下,两旁的花草树木饶有兴致,它们在风儿肆无忌惮的挑逗下显得尤其亢奋,因为有长江日报滑雪节的贵客驾到,植物族们自然怦然心动。不经意间,应该是老天的钦差大臣,雪花们也陆陆续续纷纷扬扬,宛若“接驾”的礼花从天而下,车内的我们喜形于色。
灵秀湖北的旅游大巴的车轮,在我们尽情感受愉悦的同时,却没有丝毫懈怠、尽心尽职且一鼓作气地旋转了8小时48分零37秒,长报集团滑雪节的来宾安全“莅临”活动地点:河南南阳老界岭滑雪场。

北京时间20点28分,河南南阳老界岭滑雪场,雪花铺天盖地,气温低至零下10度,可此时此刻的活动现场没有寒冷,惟有“冬天里的一把火”。
少见多怪的我第一次身临其境这样的舞台——篝火晚会,而且是在风花雪夜的背景中——自然大惊小怪起来,大惊小怪的还有“同是天涯沦落人”(词不达意了——呲笑)。
“一把火”后,大家纵情狂欢。随即,气球、彩纸、塑料线和亮化棒等让“演员”们顷刻间进入角色。作为滑雪节的热身,组委会将篝火晚会列为滑雪节前的重中之重,“大象”继他在旅途中的“馊点子”后,又给大家导演了四个耳熟能详的节目——都是这些达人们自编自演:天鹅舞、白娘子与许仙、猪八戒背媳妇和白毛女杨白劳躲债等。所有这些让人喷饭的画面还是通过我拍摄的视频请让大家共同分享吧。
夜已经很深了,雪花依然在点缀和伴随着寂寞的夜空,每个人的心里都是“篝火”!

翌日,银装素裹、粉妆玉砌。
程序中的“照本宣科”, 长江日报户外联盟第一届滑雪节这位“主角”总算“粉墨登场”。滑雪场上演精彩十分,其间的雪地拔河等更是精彩纷呈。接下来就是泡温泉了,当然是驱车后5 小时后的“必选题”。一切顺理成章、皆大欢喜(请允许这一段略写了)。

自然,滑雪节也有不少“花边新闻”。
晚上我和长江日报体育部的高先生同寝一室,尽管是别墅,可我却没有一点点别墅的享受。
仿佛是在睡梦中,我猝不及防让如同晴天霹雳般的鼾声搅得头昏脑胀,睡意无影无踪。
急中生智,我赶紧抱起那厚厚的蚕丝被来到客厅,就着沙发让自己的“龙体”将就了仅3个多小时。
老兄可真能够打鼾呐,那阵势,汹涌澎湃、波澜壮阔也不过如此。不知道长报体育部有没有鼾声打擂的竞技,如果有,高兄肯定力拔头筹!
被鼾声,准确地说应该是喝酒吆喝声折腾的不仅仅是鄙人。据说那对伉俪(不习惯这“伉俪”吧,得,实在没有办法想不出更贴切的词汇了,抱歉)也没有享受好二人世界——这得怪“生姜”他们这些“夜猫子”,人家夫妻二人怎么受得了这帮年轻人的“无以复加”。凌晨1点多钟,老公委实熬不住了,诚惶诚恐来到谈兴正浓的他们房间,口气十分温和地小声祈求:你们能不能明天再聊……
还有闹笑话的,就是太(湖水)某人,竟然多次将“刀刀”给弄错了:“你是××”,我颇为虔诚地请问道;“不是,我是‘刀刀’”——“刀刀”礼节性回答;“你是××?”又是错误判断;“刀刀”兄依然如故;“你是××?”我再次低级错误——哪有认了多次都搞错的——真是痴呆病之前兆啊!
藉此机会,我由衷地在这里给“刀刀”兄说声抱歉,张冠李戴——失敬得很呐(微笑 握手)。

该是给滑雪节画上圆满的句号了,三天时间不知不觉留在了河南南阳的滑雪场,留在了你我他记忆的硬盘中。返程前,长江日报体育部主任傅岳强、户外运动达人老树昏鸦和李钢欣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傅主任告知,类似的活动会经常组织,希望我们的市民关注长江日报、关注长江日报户外联盟。
凯旋的路上谈笑风生,没有疲惫,一路上,我们还学到了有关户外运动突发事件时自救的相关常识,这得感谢“久经沙场”的李钢,实在让人受益匪浅。同样,我们也期待有再次的邂逅!
滚滚车轮旋转着,旋转出明天的更上层楼、旋转着长江日报户外联盟的五彩缤纷、旋转出我们每个人的美好梦想。
浪漫篝火夜,妙哉滑雪节!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