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咨询公司创始人陈功:新陆权时代,武汉机会来了

2020-08-02 05:49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长江网讯(记者周劼)武汉水铁联运二期工程开工,代表着武汉在新陆权时代谋求新发展的机遇和努力。何谓新陆权时代?像武汉这样不沿边靠海的城市,该如何在新陆权时代定位自己的发展角色?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采访了国内知名智库安邦咨询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首席研究员陈功。

  安邦咨询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首席研究员陈功。

  新陆权是符合中国发展轨迹的一种良性趋势

  长江日报:何谓陆权,它和海权有何不同?

  陈功:陆权与海权都是上个世纪地缘政治理论的概念。“陆权说”认为,控制了欧亚大陆就控制了世界,而“海权说”则认为控制海洋才能成为世界的主宰。根据理论的演进,陆权又分为了心脏地带和边缘地带两种解释,前者强调中东欧平原的重要性,后者则更重视西欧与东亚的影响力。

  “技术”“体系”和“资源”是影响陆海权之争的一个重要因素。就经济来说,海洋上的贸易通道仍然是全球化的基本载体,也是各国的经济动脉。现在学界所提出的“新陆权”,本质上是一种潜在的可能和趋势,并且是符合中国发展轨迹的一种良性趋势。中国自古就是一个陆权国家。

  现代陆上交通技术正在缩小陆运和海运的成本差距

  长江日报:你将新陆权时代称为陆权的“回归”,为什么这么说?

  3月28日,开往德国杜伊斯堡的中欧(武汉)班列从中铁联集武汉中心站驶出。这是自疫情防控以来,从武汉开出的首趟中欧班列(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陈功:“新陆权”是希望在高铁等其他陆上运输技术的基础上,重新构建一条横贯欧亚大陆的贸易轴心。这是“陆权回归”的本质内容,是对陆权理论的再定义。

  现代陆上交通技术正在缩小陆上运输方式和海上运输方式的成本差距。当然,目前海运仍然有成本优势,但这种差距还会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而逐渐缩小。此外,海上运输的成本日益上升,“卡脖子”的问题越来越多,这是今后的现实。

  其实,不论是陆权还是海权,都是一种抽象的理论解释。它能帮助我们理解世界,但并不能解释我们遇到的所有问题,其真正意义在于为我们找到一个宏观的发展方向,而不是要将发展框死在某种逻辑之中。

  外部市场条件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武汉的机会来了

  长江日报: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不沿边、不靠海的城市该如何有效参与和适应新陆权时代的变化创新?

  位于武汉光谷未来科技城的华为武汉研发基地,是一艘引领湖北省和武汉市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高科技航母。 记者高勇 摄

  陈功:实际上,不管是“内循环”也好,“外循环”也罢,关键在于“循环”。这离不开一个更加成熟的市场机制。这就要求每一个城市要尊重市场并学习了解市场,充分了解自己在市场中的优势与劣势,结合自身的特点来确定适合于自己的发展路径。这也就是我们经常能听到的“在尊重事物发展规律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的道理。

  像武汉这样的城市,坦率地说,过去在海权背景下的经济发展,是比较难竞争过沿海发达地区的。毕竟沿海的地方,近水楼台先得月,进出口都方便,距离外部市场很近,因此占了世界市场的方便。

  现在形势发生了改变,尤其是外部市场的条件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相对来说,包括武汉在内的地区,机会来了,要看到这一点,看清楚这一点。

  长江流域这个流域经济是很有希望的,与“内循环”的政策方向结合得很好。沿着长江经济带投放资源,能够降低产业成本,承接产业转移,构建一个新的消费高地,支撑中国经济实现“内循环”。有了长江经济带,“内循环”就变成了一个新的区域市场,一片很有希望的空间。

  【编辑:戴容】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