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主引领”是武汉责任,也是武汉机遇

2021-02-22 07:12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习近平总书记嘱托我们建设大武汉,湖北省委要求武汉担当“一主引领”责任。加快打造“五个中心”,将大武汉推向强武汉的本质是什么?武汉如何在“一主引领”中担起责任,同时也抓住机遇?长江日报记者就这些问题对华中科技大学区域经济学专家罗勇进行了访谈。

  访谈嘉宾:罗勇

  (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区域经济学副教授)

  “大武汉”强起来,不只是为了武汉的发展,更是为了湖北的发展

  长江日报:如何理解“五个中心”的定位,又如何理解武汉在“一主引领”中的责任?

  罗勇:经济增长被认为是一个由点到面、由局部到整体依次递进,有机联系的系统。区域经济的发展往往是以非平衡的方式进行,经济增长并非同时出现在所有地方,而是以不同强度首先出现在一些增长点或增长极上,这些增长点或增长极通过不同的渠道向外扩散,对整个经济产生不同的最终影响。

  经济增长极作为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的新的经济力量,它自身不仅形成强大的规模经济,也对其他区域产生极化与扩散效应。极化效应促成各种生产要素向增长极的回流和聚集,扩散效应促成各种生产要素从增长极向周边地区的扩散。在发展的初级阶段,极化效应是主要的,当增长极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极化效应削弱,扩散效应加强。

  从经济发展规律及历史实践来看,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条件较好的少数地区和少数产业带动,所以应把少数区位条件好的地区和少数条件好的产业培育成经济增长极。就湖北乃至长江中游地区而言,“龙头”非武汉莫属。在国家和区域期待中,武汉打造“五个中心”,成为一个升级版的中部增长极,才能进一步带动湖北省、长江中游成为一个更高量级的增长极 ,推动全国更加均衡的高质量发展。

  武汉要真正扛起“一主引领”的重任,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发展量级、城市能级,发挥更强辐射能力和带动作用。当前武汉正处在加速发展的关键期,可谓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支持武汉做大做强,很有必要也相当迫切。

  “大武汉”变为“强武汉”,不仅仅是为了武汉的发展,更是为了湖北的发展。武汉发展不好,缺少了领头羊,湖北的发展也就难以实现。

  从吸附效应到扩散效应,本身就是区域经济发展规律

  长江日报:怎样看待武汉这个增长极?

  罗勇:增长极是个相对长期的概念,是一个城市或者区域较长时期快速增长形成的结果。不管现在的增速够不够,也不能否认它经过较长时期快速发展形成的领先格局和结果。武汉当然是一个增长极,至少在湖北乃至中部地区,而且还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极化效应较为明显。北上广深是更典型的增长极,它们比武汉发展早,所处的发展阶段比武汉要高。前面讲过,当增长极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极化效应削弱,扩散效应加强。而北上广深的扩散效应就在明显加强。这些地方实施的“退二进三”“腾笼换鸟”,就是一种产业扩散、资源溢出效应。

  有人认为武汉首位度太高、扩散效应不强,其实经济发展有其内在规律,培育增长极,激发非均衡发展,最后实现均衡发展,这是有一个过程的。湖北、长江中游有武汉这样一座能够产生极化效应的城市,这其实是区域发展之福。

  打造“五个中心”、建设现代化大武汉,就是要成为全国范围内有较强影响力和带动力的增长极。现在应当善待善用这个增长极,武汉尽快做大做强,把湖北省、长江中游的资源留在本区域内,力争在资源存量基础上形成资源增量,产生更大的资源集聚效应,尽早发挥它的扩散效应和辐射带动作用。

  引领区域发展,是武汉责任也是武汉机遇

  长江日报:武汉怎么来强化这个增长极地位?

  罗勇:对于加快武汉发展,中央和湖北都还是有不少政策倾斜的。就以此次疫情期间为例,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对武汉、湖北要“搭把手、拉一把”,中央各部委都出台了扶持政策,目前已有大批扶持武汉、湖北发展的项目落地开工,这对武汉来说,都是机遇。

  但发展不能“等靠要”,武汉的发展要以我为主、自主规划、主动争取。即使是中央扶持,也需要武汉做好前期项目规划论证,主动与中央有关部门汇报、沟通和对接。武汉的发展还是要立足自我,这方面武汉是有基础和条件的。雄厚的产业基础、丰富的科教资源、千万级的人口规模和得中独厚的区位优势,都是进一步提升武汉发展水平的底气。

  武汉当前处于一个快速发展的关键期和机遇期,就好比一辆刚刚加速的火车,只要动力足够,将会越跑越快。武汉要发展,经济是基础,产业是支撑,人才是抓手,项目是载体,创新是根本。而这些条件,武汉都基本具备,需要沿着这些方向,进一步提升能级。这就需要武汉提高效率,抢抓机遇,抢占先机。同时敢于争先,勇于领先,进一步通过改革推动政策创新、制度创新、机制创新,有效激发内生动力。

  长江日报:国内区域发展态势是千帆竞发,武汉如何强化五大中心功能,自己能做什么?市场能提供什么机遇?

  罗勇:武汉发展目标是力争到2025年,地区生产总值达到2.4万亿,同时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62%左右,工业增加值占比达27%左右,数字经济占比超过50%。总的来说,就是产业高端化。武汉的目标和发展路径已经非常明确,武汉也具备实现这些目标的基础条件和资源优势。如果举措有力,落实到位,武汉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的未来可期。

  在发展的过程中,要更加注重市场力量的发挥。五大中心,最终都是要靠市场说话,靠数据说话的。有大量在行业内有话语权的上位企业,有在国内甚至国际上有竞争力的产业,我们才敢说是经济中心。有大量的科技人才、创新型企业和原创性成果,我们才敢说是科技创新中心。有良好的交通基础设施、高效运作的物流体系和繁荣的商贸行业,我们才敢说是商贸物流中心。有大量的外商投资企业、境外游客和留学生以及与国外的经贸、产业、文化等交流互动,我们才敢说是国际交往中心。有相当数量的金融机构、足够多的上市公司和发达的金融业,我们才敢说是区域金融中心。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也是为了调动市场的力量,让市场在这些中心的形成中发挥基础性作用。只有这些中心得到市场认可,我们才有底气说我们是真正的国家中心城市。

  (长江日报记者杨于泽)

  【编辑:张靖】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