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情侣恋爱三年 买不起婚房准新郎玩失踪

2014-07-11 10:43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楚天都市报)他们相恋3年、同居两年,本来打算明年结婚。然而现在他却一去不返,音讯全无。原来,是房子成了压垮他们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

  ■讲述:彭雪梅

  ■性别:女

  ■年龄:39岁

  ■学历:专科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7月9日

  ■地点:武昌徐东麦当劳

  他借口出差离家出走

  整整37天,我每天茶饭不思,以泪洗面。躺在床上,撕心裂肺般的痛苦让我无法入睡,脑海只有一件事:爱仁(化名),你去哪里了,你快回来!好不容易睡着几小时,一睁眼,空荡荡的家没有他的身影,痛苦再一次如波涛汹涌的大海袭卷了我……

  爱仁,一个在我丧夫之后点燃我和女儿的希望之灯、驱除我们黑暗的男人,和我相恋三年、同居两年。我们准备明年在武汉买房结婚,可他在今年6月3日借口出差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信。

  今年端午节前,爱仁说他生意出问题了,过完端午节要去十堰。6月2日,我要出钱在网上给爱仁买去十堰的火车票,他当即拒绝,说到车站自己买。这天,他把家里的电饭煲修好了,走的时候肩头扛了个白、红、蓝竖纹相间的大塑料袋。他下楼梯时又对我说了一句“走了”,我“嗯”了一声。我好恨自己那时埋头写东西,没有看出他的异样。

  6月9日,爱仁仍然未归,我这才打他手机,却怎么也打不通。此前6天我没用手机与他联系,是因家里经济紧张,他的手机话费大部分是我在出钱。最重要的是,我做梦也没想过,他用这种方式离开我和女儿。

  我拼命地回忆,不停地反思,觉得他出走最可能的原因是:我要求他在武汉买房。

  一直以来,买房成了横亘在我与他之间最大的“顽石”,并衍生了许多问题,包括我的心态。作为一个网络写手,我从早到晚拼命写稿挣钱,想早点攒够钱买房。我还教会他写广告软文,让他每天也必须写。高度忙碌的我们缺乏沟通……

  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

  2011年8月,我和爱仁通过一家征婚网站相识。当时我在随州上班,他在武汉工作,通过QQ真心交流,我们互生倾慕与同情。特别是我们共同的经历——都不是亲生父母养大,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爱仁大我11岁,西北工业大学本科毕业,河北衡水人,长相清秀,眉毛浓密,笑起来有一对小酒窝。1998年他和前妻离婚后,来到武汉闯荡,打过工,创过业。因为经济状况不太稳定,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

  我老家并不在随州,从华中师大(专科)毕业后随初恋来这里落户,做了一名语文教师。但后来遗憾未能与初恋结为连理。前夫2010年病逝后,我一个人带着女儿,各方面压力很大,因此我的亲人要我在武汉找一个有房的人再成家。有房,便成了我始终不变的一个追求。

  第一次和爱仁在随州见面,我们感觉都很好。但当我说要他在武汉买房时,他一口拒绝,说他难以办到。他离开随州时,仍说要我找别的在武汉有房的人,但我已不想放弃他,试图想激励他奋斗,将来我们一起在武汉买房。他这才接纳我,多次来随州看望我。

  然而,我的家人都对爱仁不满意,坚持要他在武汉买房再结婚。我听进了家人的建议,但爱仁没有明确表态。

  现在我好后悔。他曾经跟她商量,在武汉租房培养我女儿读书,等女儿长大后我们俩再回随州住。我在随州有房。可我没有同意。这一直成了我们之间的一根刺。

  他曾经为我真心付出

  2012年9月,在爱仁的四处奔走下,我女儿顺利转学武汉,还是武汉学籍呢。“一家人”开始了温馨的生活。

  我找到工作后,家里的开销大部分由爱仁在承担,他还平半分担我女儿的数学培优与学跳舞的费用。

  爱仁对我女儿的学习非常关注,女儿的家长会也都是他参加。为让女儿能读个好初中,他费心费力,带她到处参加招生考试。他还曾说,有钱了带女儿去看音乐会。从我们租住地到女儿的小学较远,爱仁每天风雨无阻地骑电动车接送女儿,一趟得四五十分钟。周末还接送女儿去补课。记得去年夏天一场大雨过后,楼底下的水深到了爱仁的腰部,他背着女儿趟过20多米长的积水,送她去补课……

  因为拮据,周末我们才会弄点好吃的。爱仁很喜欢吃饺子,我们隔几周包一次饺子,他包得又快又漂亮……那时,我就想,快一点在武汉有自己的房子吧,只有这样才算真正能立足这斑斓的大都市。

  爱仁做过一年生意,但没赚到什么钱。我有些抱怨,他后来又想把店铺租下来,但我没同意。没想到,我的反对,一下把他的处境搞得很艰难,导致他在2013年8月开始撒谎,说他成了东风集团供应商,挣了多少多少……这一切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一直要求他多挣钱,早点在武汉买房结婚,他可能想以这种方式骗得我们提前结婚,至少让我少数落他。唉,是自尊让他不肯说出他的艰难,还曾假装带我去看汉阳的楼盘准备买房,最终因我不符合限购条件未买成。

  去年开始,家庭开销几乎全由我承担。好在这时我的收入升起来了,做写手月收入可达四五千元,甚至更高,我憧憬着把爱仁挣的钱全部攒起来做生意、买房。于是,我甘愿没有白天黑夜,拼命接活干。

  我现在只想要他回来

  爱仁的失踪,使我几乎发疯。

  6月10日,我心急如焚地坐公交赶到汉阳,一路问了好几个东风的公司,包括东风总部,才痛苦地发现一件事——他曾说他是东风公司的供应商,其实是他编了一年的谎,他压根没挣到买房的50多万元钱。

  6月11日,我又去汉来广场他曾做过销售的地方,一家家店铺地问,但也没问出任何信息。我又找到曾与他共事5年的一位同事,他说爱仁是个好人,不会骗我,建议我再找找。

  6月12日,在好心人的建议下我求助于派出所。但因为我还没和爱仁拿结婚证,没有共同的孩子,无法以失踪名义立案。

  这些天我无比后悔与自责。我终于发现,什么物质都比不上一个人、一颗心、一份真情。我也终于明白,物质是次要的,人才是最关键的。

  现在我只想对爱仁说——

  亲爱的,房子不再要你买了,我只渴求你早点回来。爱仁,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不能忘记,你又如何忍心离去?难道你就没想念过我与女儿,想念过我对你的好?你快回来吧,我和女儿都在苦苦等你。我在疯狂与崩溃的交界处等待,我只要你!

  请联系我吧,电话:15623624798,QQ906416404。

  【记者手记】

  人最重要啊

  记者张艳

  不知从何时起,“结婚没有房等于耍流氓”不再是一句调侃,而成了男女走向婚姻殿堂的必要条件,以至于“无房,免谈”。

  房子重要吗?重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窝,能遮风避雨,能安居乐业,让你踏实安心,当然最好不过。但我们也要面对现实啊。倘若一辈子为房子拼命,成天压力山大不得开心颜,而忽略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比如感情、自由、闲适、轻松、愉悦……那活着有什么意义?

  有房子不一定有家,有家不一定要有房子。事至如今,彭雪梅才悔悟道,人才是最重要的。希望爱仁看得到她的醒悟和呼唤,早点回家吧!

  责编:wxm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