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科大"破烂王"守摊收废品不忘勤练毛笔字成"网红"

2018-01-11 12:18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严师傅在收废品的三轮车上练字 摄影 胡家轩 

  一辆三轮车、一堆废报纸和一块回收旧书报的招牌,站在三轮车上的人一丝不苟的写着毛笔字。大家不知道他的姓名,从他的招牌上只知道他姓严,所以同学们都叫他严师傅。不管刮风下雨,严师傅都在他固定的“摊位上”练着毛笔字,这对于每天出入华中科技大学喻园小区西大门的学生们来说,是一道长久不变的风景。

  华科出了个收废品的“怪人”

  最近武汉气温骤降,北风呼啸,最低温度只有3℃。进出喻园小区的居民大多捂紧衣服,低着头行色匆匆。而在大门斜对面的街道转角处,严师傅依旧在那辆被岁月剥蚀了的暗红三轮车上写着毛笔字,三轮车里堆放着层层叠叠的报纸,边沿皱皱的显着老旧的黄。

  严师傅拣出一张铺在木板上,用冻得有些发红的手使劲压平边角,再将两块废弃的长条铁皮压在报纸上。随后,严师傅拿出一罐没有标签的墨水和一本翻到书沿翘起的字帖,恭敬地放到木板的两边,眼睛里充满虔诚。

  “我是个收废品的,报纸是我收废品收来的,等生意的空档就写写毛笔字。”严师傅操着一口流利的方言,说话中气十足。

  严师傅今年55岁,额角已经有了细碎的皱纹,头顶虽有一些脱发可也被打理的十分整洁。寒风中,他身穿一件略微发白的蓝格子厚外套,拉链被拉到了脖子,一个耳罩把耳朵捂得严严实实。“我穿得多手就不冷了。”他爽朗一笑,站着俯身开始悬肘练字。

  他每天早上八点钟来,一直到晚上九点才回家。但基本上是别人叫他的时候,他才去收废品。没事的时候,严师傅就爱在这练练字,每天少则四个小时,多则六个小时。如此“不务正业”,同学们都戏称严师傅是个“怪人”。

  因为三轮车的高度,严师傅写字的时候一直都俯着身写。不想写的时候,他就休息一下,跟别人聊聊天。写完一面,严师傅直起腰,轻舒了一口气。而后带着歉意腼腆一笑,“因为你们在这看着,我有点紧张,写得不太好。”

 

严师傅专心临帖 摄影胡家轩

  “我不图出名,只想把字写好”

  三年前的9月1日,严师傅在清理毕业生退租房间垃圾中发现了一瓶墨汁和一支毛笔。“那个毛笔还是新的!我就捡了。”其实,严师傅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也学过毛笔字,后来没再继续。再拿起毛笔,他就没放下。 自那之后,严师傅就成了喻园小区门口一道风景线。许多老师、学生都会在他那里停留,看他写字,很多人看严师傅练得认真,还给他送来字帖供他临摹。

  刚开始严师傅什么帖都临,王羲之、柳公权、颜真卿,都在练习的范围内。后来,严师傅听从一位懂书法的教授建议,开始从楷书练起,写欧体。有人告诉他,欧体难写,可严师傅偏偏挑难的写,这一写就写了三年。严

  “很多人都跟我说,我现在是华科的名人了,其实我不想出名,就想把字写好。”严师傅声音坚定而诚恳。他记得那位八十多岁的老教授对他说过,“你别老想着出名,写字要老老实实。功夫到了,自然就会出名。”

  严师傅现在的目标是把楷书至少再写一年。“做好一件事情不容易,如果做到一知半解也不行,看准了的事情就要坚持做下去。”

    文/殷宇婷 华中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1701班

  责编:朱德华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