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鼓励围网养鱼今拆围还湖 两湖重现碧波流

2017-03-14 09:31 来源: 湖北日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咸安区官埠桥镇、嘉鱼县渡普镇是斧头湖拆围的重点。2月下旬,记者多次在“两湖”拆围现场采访。

  2月28日,渡普镇的斧头湖,湖面平静、水气氤氲,不少湖岸裸露出成片浅滩。除了一二个哨棚、几处竹竿堆放点和少许未移走的围网,昔日“水上森林”已不见踪影。几艘从江苏扬州聘请来的专业拆网船正在将竹竿一一拔出,集中堆放在湖中浅滩处。

  斧头湖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员介绍,为防今年再现大汛,下游泵站开启,加之多日未降雨,湖水不到1米深,比往年低了一半。一些围网所在区域,来不及拆就成了沼泽地,船只无法作业。如果水位不能上涨,将采取挖泥船拆完。

  西凉湖与斧头湖相邻。赤壁市神山镇位于西凉湖畔,围网面积4万亩,占西凉湖拆围面积的40%以上。2月27日,该镇西凉村,上千根沾满淤泥的竹竿堆在西凉湖岸边,几名渔民正将竹竿一一搬到车上。车旁,成捆的围网堆放整齐,有的码起了半人高。

  夕阳西下,一望无际的西凉湖金光点点,湖天一色。几艘渔船在湖中缓缓划过,宛如一幅渔歌唱晚美景。

  该镇党委书记杨赤明说,以前站在湖边,竹竿阵看不到边,只能望湖兴叹。拆除围网,经过几年的生态恢复,野荷成群、菱角满仓的梦里水乡将重回眼前。

  围湖还湖,发展理念提档升级

  上世纪80年代,“千湖之省”的湖北面临吃鱼难,湖泊围网养殖应运而生。

  省水产局相关负责人回忆,1987年前后,我省为发展水产养殖,组团赴江苏等省学习经验。在各方推动下,全省大力发展水产养殖,湖泊围网、围栏养殖从试点转向大规模推广。

  1991年,咸宁地区行署还专门召开渔业开发管理工作会议,提倡发展面积适中、效益好的围网养殖。

  长期围网养殖、过度开发,导致水质恶化。2012年施行的《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规定:禁止在湖泊水域围网、围栏养殖。

  中央也明确要求,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两湖”拆围是发展理念的迭代升级。但要拆掉渔业传统的生产方式,砸掉沿湖谋生赚钱的饭碗,谈何容易。

  咸安区向阳湖镇北岭村60岁的渔民吴继海,从1995年起就在西凉湖围网养鱼。20多年来,他和其他股东共同承包了2100亩湖面,正常年份每年纯收入上百万元。

  去年,区水产局、镇、村工作人员轮流到他家做工作,希望自行拆除。持有《水域滩涂养殖证》的,每亩奖补350元;没证的,奖补300元。限期内自拆,每亩另奖50元。

  吴继海说:“虽说补偿能有七八十万元,但20多年的心血,一拆都没了,要说不心痛,那是假的,真是舍不得啊。但这次,政府是下本钱、动了真格,从长远发展看,的确不拆不行。”

  为加快推进,咸宁市动员渔民中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村干部先自拆,但这个示范并不好当。赤壁市神山镇西凉村村支书陈长青带着兄弟们承包了近4000亩水面。为作表率,陈长青率先拆掉了自家围网。他说:“刚开始兄弟们不理解,拍着桌子吵架,甚至要上访,一家人闹得不可开交。”陈长青反复上门劝说:围网把湖面基本占光,水草被吃了,野荷也看不到了,水质变差、防汛也受影响。为了子孙后代,围网必须拆。

  工作专班喊破嗓子、跑断了腿,绝大多数渔民思想渐渐转变。补偿金如期到位,帮渔民找销路、联系培训就业、对困难户包保到户,一片片围网消失在湖面……

  该市水产局介绍,全市湖库拆围,地方政府掏出1.5亿元,对于财政实力不雄厚的咸宁而言,压力巨大。渔民们付出的代价同样难以估量,但各方齐心协力,如期拆出了一湖碧水。

  爱湖养湖,人与湖和谐相处

  张才保说,拆围仅是第一步,保障上岸渔民生计,实现湖泊生态修复和科学利用相结合,更为重要。目前,咸宁正在谋划制定相关政策,建立长效机制。

  咸宁渔民中大多数岸上有田,但人均田地少,种田致富难。大多数渔民年龄四五十岁,打工缺文化,学新技术也难。

  如何让渔民安心上岸?咸安区举办多期培训班,帮助渔民学习精养鱼池养殖技术,流转鱼塘继续养鱼;组织年轻渔民到工厂就业,对困难群众政策兜底,用多种方式帮渔民找出路谋生计。

  该区拆围副指挥长吴清平说,“两湖”未来还会组织适度捕捞。但不宜采取个体作业,造成无序竞争。可由村成立集体合作社,有计划地捕捞,优先吸纳原渔民就业,收益村民共享。

  湖北大学资源环境学院院长李兆华说,渔民们和地方政府为生态让路,作出了巨大牺牲。“两湖”拆围,并不是拆了不管,放任自流,还应通过增殖放流、休养生息等方式,尽快恢复生态。

  嘉鱼县县长胡春雷建议,拆围后的后续管理也亟待跟进。湖泊保护点多、面广,地方原有湖泊管理站已拆掉,光靠湖泊管理局,容易形成管理真空。县级财力投入有限,为避免拆围后出现反弹,宜由省级部门从资金投入、联合执法、机构设置、分级湖长制等方面进行顶层设计,确保生态发展,让一湖清水世代长流。

责编:王玉涛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