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要读出声和对比着读

2014-09-08 12:11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阅读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我是1968年出身的,开始接触书是从《艳阳天》、《高玉宝》开始的,到了后来发现自己的阅读有一个很大的缺憾,就是对于西方的经典读得很少。原来我们读西方的著作主要是《简爱》、《呼啸山庄》等文学作品,对西方的哲学著作30岁以前完全没有涉及。在我们20岁的时候,柏拉图只意味着一个名词,就是精神恋爱,但现在再看柏拉图的《理想国》感觉完全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我们大家应该多接触西方的经典尤其是哲学经典,而不要读“成功学”、“职场秘籍”之类的书。我不认为这些是书,看这些书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人的一生很短暂,而好的书籍有很多。


    第二点经验就是对比着读。近来电影《归来》成为一个热点话题,我还没看,但看了媒体对导演以及主演陈道明的访谈,也看了文友关于《归来》的评论。我脑子里关于“归来”的记忆很多,譬如《归来》的编剧严歌苓母亲严凤英之死、列宾的油画《意外归来》、曾卓归来之后写的《有赠》、批斗归来被家人拒之门外而后沉湖的老舍、牢狱归来之后面对女儿遗书的聂绀弩、越南影片《番石榴熟了》……我们对人性的理解似乎就只能停留在和解和愈合的层面。但没有反思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和解和愈合。如果你看了《番石榴熟了》,看了章诒和所写的《卧底》,我想你会有另外的答案。兼听则明,对比着读书,会拓展我们的视野,提高鉴赏力。有一次我父亲住院需要陪床,我出门时拿了两本书,一本是林斤澜,一本是汪曾祺,外界都将他俩归为一类,但是,很明显,看了汪曾祺之后,就不想看林斤澜了。大家还不妨将池莉与英国作家多丽丝·莱辛的小说对比着读,很有意思的。我当初看完丽丝·莱辛之后,脑子里就想到了池莉。
    
我的第三点经验是读书一定要写读书笔记。动笔也是加深记忆的一种方式。写读书笔记不妨宽泛一些,最好的读书笔记是具有私密性质的个人体验,而不是大众的普遍经验。要相信自己的本能感受,要忠实自己的本能感受。我写一篇读书笔记少则十天半月,多则数月,因为写读书笔记不仅是思考的过程,甚至是考证的过程。尤其是对比着读书,往往就会出现碰撞,你需要记下其中的冲突,当你需要表明自己的立场,就得提供令人信服的论据。这样,为了写一篇读书笔记,往往需要读好几本书。
      
读书说到底都是一件私密的、安静的事情。我很庆幸自己身边有这样的书友,弥补了我自身的许多不足。


    关于阅读我有三点经验,首先是要读出声。几年前我应邀参加山东德州的一朗诵会,有人朗读了我的一篇散文。这篇散文在默读的时候觉得很通畅,文字也用得好,但是一朗读我就听着不舒服了。最近我在背诵唐诗宋词的时候,发现读出声比默读记得更快,更牢固。

责编:张梦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