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正在消失的民间中国

2015-03-25 11:20 来源:
调整字体

 (记者欧阳春艳)看耍猴,对很多人而言,是一段童年记忆。过去的12年,《中国国家地理》摄影师马宏杰跟拍河南新野的耍猴人,用镜头记录这一正在消失的民间中国。日前,他的新作《最后的耍猴人》面世。

下大雪,猴子不愿意走路,杨林贵就把猴子背在肩上

黄爱青的儿子和家里的猴子成了好朋友

跟拍耍猴人多年,猴子也和马宏杰亲近了

    四川的猴子被河南人耍了

    在中国民间,耍猴人多半来自河南南阳市新野县。据马宏杰调查,仅2002年一年,新野县至少有2000人外出耍猴卖艺。

    新野县就是《三国演义》第四十回里“诸葛亮火烧新野”的地方。马宏杰在四川跟拍耍猴人时,常听人说:“四川的猴子被河南人耍了。”在人们的印象里,峨眉山才是出猴子的地方,新野根本没有猴子生活所需的高山和森林。

    但新野的不少乡镇,有着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耍猴历史,很多人终日与猴相伴,把猴子视为家庭中的特殊成员,这种生活状态一直持续至今。

    新野耍猴人每年都像候鸟一样南北迁徙。每到6月麦收后和10月秋收后,大批耍猴人忙完了地里的农活,就开始外出耍猴,卖艺赚钱。耍猴人通常冬天到温暖的广东、四川、广西,甚至过境到缅甸去耍猴卖艺,夏季便到相对凉爽的东北、内蒙古、西藏去闯江湖。

    耍猴的江湖规矩秘不传人

    在与耍猴人交往的12年中,马宏杰也了解到他们秘不传人的那些江湖规矩,比如:三六九往外走,耍猴人出门前要在家里上香、拜财神,出门后是不能再回来的,即使走不了也要露宿在外面;由于耍猴是一个“下等行业”,艺人都是天不亮就出门,出门时不能说不吉利的话;每天早晨起来后,不许说“豺狼虎豹”四个字,因为对猴子来说这些都是凶物,如果说了这四个字,耍猴人今天就会不吉利;还有一些日常生活中的词语,也必须改行话,如头发叫“苗须”,鞋子叫“洒落子”,上衣叫“叶子”,吃饭叫“抿塞”,筷子叫“钎子”等。

    耍猴人搭班子出门,也有讲究。他们带出门的猴子不能老也不能小,老了耍不动,小了还没有驯化出来。此外,还要看猴子的“活儿”好不好,“活儿”好不好有几个判断依据,如猴子的身段、聪明程度、会的“活儿”多不多等。一般来说,7岁左右是猴子最好的表演年龄。

    搭班的原则是一只大一些的公猴、一只年龄小于公猴的母猴、一只三岁左右的小猴。只有这样的组合才能进行表演。如果是三只公猴就会经常打成一团,都是母猴的话它们就会懒散怠工。

    耍猴历史或者起源汉代

    马宏杰了解到,在附近村里发现的汉墓中,曾出土了很多汉砖,上面就刻有人和猴子一起嬉戏的场景。

    新野县和南阳市各有一个汉画像石博物馆,馆里收藏的几块汉砖上,也能在一些杂技场景里看到猴子的身影。

    更有意思的是,在与新野县文化馆老师的交往中,马宏杰得知:在康熙五十一年和乾隆十九年的《新野县志》中,均有关于“新野县知县”吴承恩的记载。而且在《西游记》的文本中,使用了大量新野方言,如“弼马温”“爱小”“不打紧”“叉耙扫帚”“刺闹”“狼牙虎豹”“脏埋人”等,有近百处;有些俚语只有在新野的某些村庄里才能听到,如“乱爬碴”“风发”“肉头老儿”“烂板凳”等。

    在新野县做过知县的这个吴承恩,和《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生活在同一年代。前者是安徽桐城人,后者是江苏淮安人,而其祖籍正是桐城。两个吴承恩是否为同一人,《西游记》的写作是否受到过新野耍猴人历史文化的影响,还有待考证。

    马宏杰:

    希望一直跟拍到生老病死

    记者欧阳春艳

    在这个浮躁的年代,摄影师马宏杰能花费12年时间,跟拍中国耍猴人大本营之一——河南新野的耍猴人在全中国及中国边境地区行走江湖,这本身就是件值得书写的事情。

    对于自己的所为,马宏杰却显得极淡然:“中国正处于大变革时期,有拍不完的题材,有许多正在发生、正在消失的事物。我对自己很满意的一点在于,从事摄影已经快30年了,在这近30年时间里,我的镜头从来没有说谎。”

    马宏杰跟着耍猴人一起在全国四处游走,一起扒火车,一起卖艺,和猴子一起在外面打地铺睡觉,记录耍猴人结婚生子的过程,还记录了耍猴人云游海外,以及上当受骗、倾家荡产,被刑拘的各种离奇遭遇。

    曾刊登马宏杰作品的《读库》主编老六说:我选这些照片,主要不是因为马宏杰花的“时间”和“心血”比别人多,而是往往大家都认为,拍弱者,拍穷人,拍底层的人,都要把他们拍成高尚的,或者让人同情心酸的人,“预设主题进行创作,这是一种可怕的习惯”,但是马宏杰超越了这种“政治正确”。

    谈起最初跟拍耍猴人的经历,马宏杰回忆道:“我来到河南新野县樊集乡冀湾村,打听耍猴人的事情,村民们却对我这个拿着相机的外来人非常警惕,经常答非所问。

    而经过十几年的同吃同住,耍猴人已与马宏杰建立起深厚的情感与信任,耍猴人老杨儿子结婚时,马宏杰专程赶去参加婚礼并送上的彩礼。现在老杨有任何事也都会与马宏杰商量。

    他告诉记者:“我的下一部选题是即将消失的中国,或者即将消失的中国的方式。比如住在黄河上的人家,他们身份证上写的都是什么船多少号,他们没有土地,他们永远有一个愿望,说哪一个村庄能收留我,给我一个船让我上岸;还有采药人,也是即将消失的东西。”

    “我只是想展示生活的复杂性,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一直能跟拍到他们的生老病死。”马宏杰说。

 

 

责编:张梦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