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战“疫”夫妻档:我们是夫妻,也是战友

2020-02-08 14:47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长江网2月8日讯(记者郭淞冰)自己家和父母家只有几分钟路程,但是从1月23日起,将军路街红色物业工作人员戴惠子就再也没去过父母家。

  疫情来势汹汹,大年二十九,戴惠子和在银花社区工作的丈夫魏想发回到工作岗位,5岁的女儿被送往隔壁小区的父母家中,两人便自我隔离。有时候因为工作来到父母家楼下,戴惠子会远远望上几分钟,“不敢喊,喊了就舍不得走了。”

  防疫一线的夫妻档,将军路街还有很多,他们大多是“85后”“90后”。社区工作者李丰和马锐夫妇的小孩才1岁多,祝沛昕和闵鹏夫妇“骗”小孩自己在出差。将军路社区副主任王杏更是“全家上阵”,她和丈夫牛斌、嫂子匡雅琼都在将军路的社区工作,表妹黄念则在将军路街卫生院的防疫“战场”,一家人在不同的岗位上共同肩担使命。

  我们是夫妻,也是战友

  作为银花社区为数不多的“男丁”之一,在防疫中,魏想发被分配了一项重要任务——消杀。每天穿着防护服,背着50多斤重的器械,对社区的广场、楼道等公共区域进行消毒。因为长时间接触药物,魏想发的手裂开了一道道口子。

  戴惠子看着很心疼,“一大壶消毒水50斤,做完整个小区的消杀工作,至少需要3大壶这样的消毒水,一天下来,人又累又不舒服。”

  但即使这样,戴惠子也没想过劝魏想发退缩,她知道,做好公共场所的消杀工作,是防止病毒进一步扩散的重要一环。

  牛斌在社区完成消杀工作。

  王杏的丈夫牛斌是梅花池社区的委员,也负责社区的消杀工作,每天要在老旧村湾中来来回回无数次,有时候晚上还要与派出所对接,接送隔离人员到隔离点,一忙就是晚上十点才能到家。

  王杏也在自己的社区岗位上忙碌着。

  王杏的工作也很忙,随时都要接听群众来电信息、处置上报各类疫情数据,还要对发热病人进行电话随访。

  忙起来两人也顾不上见面,但王杏说:“现在疫情严重,大家压力都很大,我和牛斌是夫妻,也是战友,都各自履行好自己的岗位职责,才能更好地抗击疫情。”

  疫情结束后,想抱抱孩子

  疫情结束后,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这些社区防疫一线的“夫妻档”不约而同地表示,“抱抱孩子”。

  社区工作人员祝沛昕和闵鹏把小孩交给爷爷奶奶,然后“骗”小孩两人出差了,平时也不敢和小孩视频,因为“怕他一眼戳穿,也怕自己会绷不住,掉眼泪!”只能通过爷爷发来的生活记录视频看看孩子。

  王杏和牛斌的宝宝不到2岁,只有站在楼下,隔着九层的高楼,他们才敢让牙牙学语的宝宝叫一声“爸爸”“妈妈”。因为每天都要接待发热病人,他们即使到了家门口也不敢进家门。

  戴惠子5岁的女儿已经能理解爸爸妈妈在做什么了,每次跟着爷爷奶奶看新闻的时候,就会念叨“爸爸妈妈去对付病毒了”。每次晚上的视频时间,女儿也会煞有介事地叮嘱戴惠子“要戴好口罩”,也会问戴惠子电视里穿着防护服的医生“是外星人吗”。

  “太想她了,真的太想她了,见面后一定要好好抱抱她。”戴惠子如是说。

  【编辑:蔡婉婷 郭文婕】

  

扫二维码上长江网移动端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