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我放下笔,去雷神山做保洁员

2020-03-02 12:55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口述:夏瑶(化名),34岁,前期刊编辑,现为雷神山医院保洁员

  记录:长江网记者吴秋娜

  在家隔离的日子,我时刻关注疫情的发展,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做点什么。

  2月1日,我看到朋友圈转发一条“雷神山医院招募保洁员”信息,想了一晚上,第二天就报名了。我决定放下笔,用双手,为武汉做点什么。

  夏瑶

  收拾好简单的行李,我和十几位报名的志愿者一起,来到武汉市江夏区雷神山医院。

  既然来了,就要学会坚强

  夏瑶和小伙伴们

  2月5日,队长挑选36名保洁员第一批进入隔离区,我报名了。专业老师陪着我们进入现场,保洁人员的防护措施和医护人员一样。

  第一次穿防护服,很紧张,老师手把手教大家,穿脱防护服有一整套的科学程序,穿脱的先后都有严格的规定。里面只能穿单衣,隔离衣、帽子、口罩、防护服、面屏,十多个步骤,光是脚上就套了三层,穿上之后人显得特别笨拙,感觉气有点喘不过来。

  现场队长不停强调,超出职责范围的事情坚决不能做,有些行为没有接受专业训练,可能会出问题。

  比如打扫病人卫生间要速战速决。他要求我们5分钟搞完,但是在平时,从里到外马桶台面等至少得10分钟左右。病床的床头柜和地面,也是5分钟搞定,不能和患者交谈。

  5分钟,对于我这样的小白,谈何容易。

  8日雷神山医院正式转接病人,在病人被送到医院前,我们50个保洁员要“开荒”,将感染一科十六区的25间病房打扫出来。

  平时在家里我很少做家务,公公婆婆做得多,“开荒”是一项体力活,也是一桩技术活。因为施工,病房留下了很多建筑垃圾,必须一点点搬出去,特别是地面有很多胶水痕迹,拖不掉,也刮不干净。下午1点到5点,我和两位大姐几乎没歇过气,一起打扫出5间房,剩下的也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下,保质保量地完成了。

  雷神山医院,大家拼命与时间赛跑,随处可见倒地就睡的工人

  在雷神山,所有的人都在争分夺秒,和时间赛跑,保洁必须在病人到来之前赶紧把房间打扫干净。开荒这几天,很多同事累得回来饭都没有吃直接倒床就睡,我也一样,在工地,随处都可以看到倒地而卧的人。

  我们每天工作时间从七点半到十二点,但工作量很大,第一天上班直到下午四五点才干完活。我们需要清扫消毒3个区域: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的20间病房。所有区域内的地面需要清扫,所有裸露出来的桌面、面板、开关、门把手等,必须用泡过消毒水的消毒抹布擦拭,面盆、马桶和花洒等重要位置还要喷洒消毒。

  雷神山医院的病房是负压病房,房间墙上设有双层门的传递窗。从病区走廊进入病房,必须先穿过一个缓冲区,缓冲区与走廊及病房间均设有密封门。我们进入房间的第一个动作是关门。

  在病房收拾垃圾必须非常小心,每个垃圾袋需要套两层,扎紧口袋的动作不能太快,防止气溶胶扩散,扎紧一层后再套一层,再次扎紧。医疗垃圾比如说针头等,护士会放入利器盒里再包两层垃圾袋,扎袋处理。

  穿着防护服做卫生,动作不能太大,我和队友换着拖地和换垃圾袋。做卫生时,我的鼻涕热得冒出来,真是太难受了,又不能摸,戴的面罩很快就起雾了,影响视线。一次清扫的时候,外层手套被夹住,手套被划破了一个口子,护士小姐姐看到了,赶紧给我再套上一层医用外科手套,有惊无险。

  得知我在雷神山医院,很多朋友在微信说,我好担心你。说实话,担心有什么用呢?如果担心,也请大家不要告诉我,徒增我的心理负担。来到了这里,就要变得坚强,我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辽宁医疗队有才的小姐姐们的随手画

  后勤保障中心悬挂着一排排红色横幅,上面写满了标语,其中一句“首战有我,有我必胜”,每次看到它都让我觉得熟悉和亲切,因为我就在战场。

  坚持到底,直到疫情结束

  雷神山医院共32个病区,辽宁医疗队接手其中17个病区,包括我工作的感染一科七区,早在2月12日,他们就进驻病区了,个个年轻高大,男的帅、女的美。我很想对他们说,湖北人民感谢你们,辛苦了!

  驰援武汉的辽宁“老铁”们,他们不仅带来了硬核医疗技术,也带给我们希望和爱。

  护士小姐姐很照顾人,每天下班,她们都会往我们怀里塞各种吃的,零食、牛奶、苹果。记得我第一次在更衣室时,我指着一双手套,问一位护士小姐姐,我可以用吗?当时她戴着面屏和口罩,我看不清她的脸,只记得她的大眼睛,她看着我很认真地说,“不要说你和我,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们用什么,你们就用什么。”

  老实说,我不是一个很煽情的人,平日待人接物,我信奉少说多做,总会让人有些疏离感,但是这里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人和人之间的善意。

  同宿舍的几位小姐姐,干活都很麻利,平时看我忙不过来,都会主动帮我顶个班。如果不是这场疫情,我们之间不会有太多交集,但在雷神山,我们是共同战斗的战友。她们有了好吃的,一定会留给我,比如鸭脖子,还坚持等我回来才开动,“我们要一起吃,一起吃才有仪式感。”

  雷神山的伙食

  有人担心我在雷神山吃不好,可是我已经悄悄长胖了。原来我的微信名是“什么时候瘦回98斤”,谁让这里的伙食太好,每天一日三餐变着花样都吃不够。非常时期,我可不能减肥,要养好身体,好好干活。

  夏瑶给病人的卡片

  “中百超市开张了,有什么需要的吗?可以代买,帮忙送过来,拍外面的风景给你看。”

  请配合:不时走动一下,下床转转,多吸氧。

  这是我发给病人的卡片,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话多的人,除了本职工作,我会和患者打招呼、拉点家常,说些鼓励他们的话。我加入了护患交流群,会分享很多正能量的消息、医护人员的动态、雷神山风景图片等,与患者互动,还加了些患者的微信,托人帮他们代购自己平常吃的药品(当然是经过医生允许和批准的)。

  在医护人员的治疗下,患者病情逐渐变好,大叔大妈都很配合,奶奶嗓门越来越大,大爷中气十足,吵着让我给他带烟,吓得我赶紧跑了。

  当我告诉妈妈自己在雷神山医院做志愿者。她如往常一样质疑:“你做得了吗?”武汉女人,都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我没得到她的鼓励和肯定,但这些年的相处,我深知她语气里的质疑,也是一种在乎,我知道,她会一直在家等着我。

  两个女儿跟我在手机里视频,小家伙们把脸都凑了过来,屏幕根本装不下。有一个多月没见到她们了,真想她们呀。

  夏瑶会记录些让她难忘的小细节和感受

  回想起进隔离区前,跟我关系最好的队友决定离开,因为实在牵挂家里的孩子。临走时,她给我塞了瓶沐浴露和几片面膜,我感激地收下。志愿工作靠的不仅仅是情怀。这个时刻,别人作出任何抉择,我都要尊重。

  希望,夏天到来时,我和她能一起去东湖荷园看荷花。

  我记得送走队友后,我对自己说:别怕,加油!

  【编辑:刘明 邹丹雨】

扫二维码上长江网移动端
分享到: 0